商人不明“溺亡”被称“殉情死” 陈尸殡仪馆1500天

商人不明“溺亡”被称“殉情死” 陈尸殡仪馆1500天

商人不明“溺亡”被称“殉情死” 陈尸殡仪馆1500天

  江苏省高邮市一青年企业家陈德军为给公司跑关系办生产资质,连夜到时任高邮市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家中送礼,次日凌晨却被发现在一臭水沟“溺亡”。

  对此,该位副主任的妻子戴莉解释称陈德军是为其“殉情自杀”,陈德军妻子周晓静则认为,戴莉年长陈德军9岁,陈德军满身伤痕死因可疑,疑其是遭人殴打致昏后被投入臭水沟溺亡。

  为追查死因,周晓静呼吁相关部门介入对陈德军尸体进行重新鉴定,并请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该事件持续4年多未有进展。然而,就在周晓静仍在为该事多方奔走时,却接到当地殡仪馆委托律师发来的函件,催告家属火化陈德军尸体并缴纳15万元的尸体存放费用。

  对此,周晓静则吁求公安能重新鉴定,并立案查找爱人死因。

  青年企业家不明“溺亡”陈尸殡仪馆1500天

  最近,家住江苏省高邮市的周晓静接到了一封律师函,函件由江苏民泰律师事务所发出,声称其是受高邮市殡仪馆委托,要求周晓静处理其丈夫陈德军的遗体。

周晓静接到的律师函。

  周晓静接到的律师函。

  该封律师函称,自2012年8月12日陈德军的遗体被送至殡仪馆冷藏,至今已有1500天。因存放时间已经严重超期,按照每天100元计算,存放费用已达15万元,故要求周晓静接函之日起15日内到高邮市殡仪馆交纳冷藏交费并办理火化手续,否则,所产生的法律责任将由周晓静承担。

  “我丈夫去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家送礼,结果却满身是伤,不明不白得死了,”周晓静拿到律师函后立即赶去高邮市殡仪馆讨说法。

  据一份录音显示,周晓静向高邮市殡仪馆一负责人陈情其丈夫陈德军非正常死亡后,自己4年来一直要求当地公安能对陈德军尸体重新鉴定,但至今未有任何进展,录音中周晓静称“我愿意出冷藏费用,但你殡仪馆怎么接的尸体,应该给我出具相关手续”。但对此,殡仪馆负责人回应周晓静应找当地公安解决该问题。

  青年企业家臭水沟“溺亡”

  “平时他在外应酬,晚上回家从不超过11点。但那天晚上从9点开始,我一直不停地给他打电话,直到次日凌晨1点,他才在电话那头声音迷糊地说'我与他们不小心睡着了,我马上回去’。”周晓静称,这是陈德军留给家人的最后声音。

戴莉家门前监控显示,当晚12点53分许,她匆忙跑出家门被一辆车接走。

  戴莉家门前监控显示,当晚12点53分许,她匆忙跑出家门被一辆车接走。

  周晓静怀疑当时陈德军已经被人打昏,被自己的电话叫醒后,昏迷中说了该句话,然后就被人投进了那条臭水沟。

  36岁的陈德军原是江苏省扬州汉文化建筑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该公司组建于2010年,一直未获生产资质,这也成了陈德军的一块儿心病。周晓静透露,2012年4月,陈德军经人介绍认识了时任高邮市政法委综治办的一名副主任及其妻子戴莉,陈德军称,他们能帮忙拿资质。

  周晓静还说,2012年8月11日上午,她和陈德军及10多位同事在一果园采梨时,陈德军称接到戴莉的电话,称公司资质可在2012年8月13日拿到,“当时陈德军很兴奋,说晚上要请他们夫妇俩吃饭,还特地装了一大箱梨,要给他们送去。”

陈德军被发现“溺亡”的沟渠。

  陈德军被发现“溺亡”的沟渠。

  周晓静称,采完梨后的当日16时30分,陈德军将她送回家,自己载着一箱梨出门,“他说已和那位副主任等人约好一起吃晚饭。”

  此后,陈德军一夜未归。

  2012年8月12日早上6时许,周晓静接到高邮市武安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获知陈德军已溺水身亡。

  企业家被传“殉情自杀”

  陈德军是为戴莉“殉情自杀”的说法在当地流传很广。

  但这种说法并不被陈家人认可。周晓静称,陈德军身上有20余处伤痕,怀疑是遭人殴打昏迷后被扔入渠中。此外,高邮市公安局、江苏省公安厅尸检的结果,与周晓静委托鉴定机构给出的专家意见也不同。

  为了解真相,前街一号记者曾到陈德军溺亡的沟渠,只见沟渠两侧装着石质护栏,护栏处仍残留着周晓静张贴的寻找目击者的单子。

沟渠两侧装着石质护栏。

  沟渠两侧装着石质护栏。

  为了解陈德军的死因并核实其中的疑点,前街一号记者曾两次找到位于高邮镇高谢村的该位副主任家中,并向其发短信求证。他回应称,事发后戴莉就离家外出,一直没有回过家,他也不认为戴莉和陈德军有暧昧关系,但谈及事发前陈德军曾约请其一起吃晚饭一事,该人称,当晚他是和政法委的同事一起吃饭,至于和谁一起没必要告知。

  据高邮市委组织部官网显示,2014年11月21日,高邮市委免去该位王姓副主任职务,并将其调往当地农业部门任职。

  周晓静及陈德军父母一再恳请高邮市公安局能立案侦查,或根据专家意见重新进行尸检。陈家亲友还曾一度冲击当地政府机关,呼吁政府领导介入,督促当地公安机关立案。

  对此,高邮市公安局回应称,该案缺乏犯罪事实,不会立案,也不再接受家属申请,不再配合委托相关专家进行鉴定。

  戴莉称陈德军为其殉情跳水

  据了解,2012年8月12日凌晨2时许,高邮市武安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称沁园工地北侧新修路边沟渠有人跳水。民警赶至现场组织打捞,从沟渠中打捞出一具男尸。经查,该人正是陈德军,而报警人则是戴莉。

  关于陈德军为何死在臭水沟,戴莉给出的原因是陈德军追求自己,自己不同意,陈德军就跳水身亡。

戴莉接受陈德军家人询问。

  戴莉接受陈德军家人询问。

  在高邮市公安部门介入下,戴莉曾和陈德军家人当面对质。

  据一段视频显示,戴莉讲述称,2012年8月11日下午不到5点,陈德军打来电话,她没接,他就到家里来,“他说问了王瑞珏,知道我在家,特地送梨来,”当日晚5时30分时,戴莉请陈德军在自家吃晚饭,“就两个人,烧了洋葱炒蛋、猪爪子跟香菇炖汤、花生米。7点多时陈德军就走了。”

  戴莉说,陈德军走后,又给她打了电话要见面,而戴莉则要求陈德军不要把自己当爱人,说两个人之间不可能,但陈德军一直在等不肯离去。当晚9点多,等王瑞珏回家睡了,自己出门上了陈德军的车,两人一直待到凌晨1点多,“又过了半小时,我说要回家了,陈德军从后面抱住我说要送我,我死命一挣脱,我说从今往后我再也不要你送我回家,也就往前跑了20米,就听‘扑通'一声,我回头看,陈德军不见了。”戴莉称,当时她拼命喊“陈德军”,喊“救命”,后来还跟妹夫打了电话,说陈德军跳河了,然后又打110报警。

  该视频中,戴莉否认了其接受请托为陈德军公司办理生产资质的事情。她称,当日自己没有打电话告诉陈德军资质办好了,她称那个资质很难办,不可能办成的。

  被戴莉用来证明陈德军是为其“殉情死”的,还有一部尾号为8682的手机。戴莉称该部手机为陈德军在用。

  前街一号记者查阅发现,自2012年6月初至事发时,该部8682号码和戴莉尾号为8528的手机号200余条短信记录显示,通信双方均向对方传递爱意,以及情人之间的关怀、矛盾和纠纷。

  质疑:陈德军满身是伤尸检报告存疑

  面对戴莉所称陈德军是为其"殉情死"一说,陈家人则不认可,他们怀疑8682机主另有其人。

  周晓静称,“我俩是同班同学,感情很好,他有事业,有年迈的父母和挚爱的儿子,我给他电话时,他还说马上回家,戴莉比他大9岁,他怎么可能为她殉情死?”

  周晓静称,其查阅该电话号码发现,丈夫的电话和姓名,还以“陈经理”的名字存在该部电话上,另外,该电话号码,还曾同丈夫的手机号通过电话,“他没必要自己将自己的名字存成‘陈经理’,也没必要用两个手机自己给自己通电话吧?”

  令陈家人多方质疑的,还有陈德军满身的伤痕、事发时公安人员从戴莉家中搜出的疑似沾染血迹的衣服、监控录像以及戴莉讲述事发时的诸多疑点。

  周晓静称,事发后陈家人曾砸开戴莉家大门,“当时她家洗衣机里堆着9件沾满泥水的衣服,其中一件看上去沾满了血迹,这些衣物均被公安取走,但至今公安也未给鉴定结果。”

  周晓静指认戴莉撒谎,“她说陈德军当日傍晚5点多在她家吃的晚饭,7点多离开,9点多又到门口接她,可我查了她家斜对面的监控录像,这个时段陈德军根本就没去她家。只在当日晚12时47分时,一辆汽车出现在监控画面中,6分钟后该车又掉头接走了戴莉,她穿着一身白色衣服从家里跑出来上了车,”周晓静称。

  周晓静还出示了陈德军及戴莉的通话记录。该通话记录显示,就在8月11日23时19分,戴莉还同陈德军本人尾号为7706的手机号打过电话,“按照戴莉所说,这个时间戴莉和陈德军正在一起,两人在一起怎么还打电话?”

公安从戴莉家中查出的粘有疑似血迹的衣服。

  公安从戴莉家中查出的粘有疑似血迹的衣服。

  更令陈家人不能接受的,是陈德军的满身伤痕。

  对于陈德军的死亡,2012年9月11日、2013年1月15日,高邮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和江苏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分别给出了尸检结果,两级尸检结果均显示陈德军为“生前溺水死亡”。

  高邮市公安局尸检结果显示,陈德军“左侧额颞部见6.0cmX5.0cm皮下出血,左侧颞肌岩部出血”字样,尸检结果还指出,在陈德军右锁骨上方、右胸部下方、右背部肩胛中线处、右肩胛上方及左右大腿内侧等约20处均有不同大小的“暗红色改变”。

  而江苏省公安厅尸检结果则显示,“复阅病理切片,左侧颞肌局部间质见红细胞堆积,细胞形态模糊,其间见有少量炎细胞分布。”该鉴定认为,“可以排除陈德军是在昏迷状态下入水的情形。”

  周晓静及其家人对两级尸检结果并不认可。2014年12月,周晓静来到北京,向中纪委、最高检、公安部等部门递交反映材料,并将两级尸检报告递交北京京城明鉴法医学研究院等多处法医鉴定机构及多名专家进行审查,专家们审查两份尸检报告后认为,不能排除陈德军生前颅脑遭受外力,被推入臭水沟溺亡的可能性。

  明鉴法医学研究院法医学博士、主检法医师王鹏接受委托后,同原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研究员张继宗、主任法医师麻永昌及原最高检主任法医师庄洪胜等6位专家一起,对两级尸检结果进行了综合审查。审查意见为“不排除陈德军生前因颅脑遭受外力作用,以致昏迷后落水。”

  针对高邮市公安局给出的尸检结果,王鹏指出,陈德军额头及太阳穴处出血提示,该处是遭受外力作用所致,“鉴定中炎性细胞的出现,恰是证明了陈德军在死亡前受伤。”

  专家们认为,对于陈德军尸体上出现的20余处“皮肤颜色改变”,“不论轻重,均需进行生前伤和死后伤的鉴别。例如陈德军尸体头部及躯体损伤性改变,需要进一步定性,以及缺乏充分、详细的依据。”

陈德军的父亲及家属要求立案被阻拦。

  陈德军的父亲及家属要求立案被阻拦。

  专家们最后指出,从理论上不能排除陈德军生前颅脑遭受外力作用致一过性意识障碍、麻痹性昏迷后入水的可能。

  此外,专家们也认为,高邮市及江苏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的两份鉴定,也违反了重新鉴定的相关规定,“高邮市的尸检报告由窦国宴所做,江苏省的尸检报告也是由窦国宴所做,这明显违反了我国重新鉴定的相关规定,”王鹏称。

  回应:重新鉴定难以启动

  陈德军的满身伤痕,戴莉的解释与监控中显示的矛盾以及法医专家们的审查意见,更令周晓静及陈德军的父母认为陈德军死因可疑,故4年来他们一再恳请高邮市公安局能立案侦查,或根据专家意见重新进行尸检。

  目前,周晓静已经向高邮市公安局递交了“陈德军非正常死亡”重新鉴定申请书,向该公安局就对陈德军的死亡原因、是否存在生前伤及致伤方式予以重新鉴定。如今,陈德军的尸体已经在高邮市殡仪馆的一冰制抽屉内躺了1500余天,对于是否可以请专家进行重新鉴定,高邮市殡仪馆回复称,尸体是公安送来的,周晓静应向公安申请。

  对此,前街一号记者联系了高邮市公安局宣传部门,宣传部门一相关负责人令记者直接联系该局刑侦部门,而该局刑侦部门则表示,他们不方便予以回应。

  据了解,周晓静已将该案相关材料及申请向公安部、最高检及高邮市检察院等相关部门予以提交,至于是否能启动重新鉴定,该案尚未有明确进展。